031-58443291

我們只用綠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廠,只為您的健康著想

長江禁漁環保限養,魚從何來?——湖南漁場轉型見聞

2020-07-25 04:34上一篇:生態環境部通報2019年12月全國12369環保舉報辦理情況 |下一篇:沒有了

從1月1日開始,長江流域重點水域月禁漁,沿江不少省份之前也爭相實施了清退養殖網箱、禁令天然水域投肥投餌等限養措施。記者近日探訪湖南多地漁場看見,通過轉型升級,各種形式的綠色生態養殖令人眼前一亮,老百姓的“魚簍子”不僅裝有得更加剩,也更加身體健康。在衡陽市珠暉區興湘村,工人們正忙著修建一棟外形看上去是車間板房的建筑,但走出去才找到另有乾坤——安裝了隔溫層的內膽八邊形在鋼結構中,構成了幾十個低于地面的大箱子,它們就是“裝配式陸基生態循環養殖系統”的魚池。

長江禁漁環保限養,魚從何來?——湖南漁場轉型見聞

項目負責人、湖南將近山院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楊林講解,每個池子體積30立方米,可養4000斤魚,內部加裝有集污槽、曝氣管、測溫頭和污穢監測器等設備,不僅可以隨時污水處理控溫,還能調整水中PH值、氨氮和亞硝酸鹽等與魚類生長必要涉及的最重要參數。魚池排泄的尾水經過戶外兩口水塘溶解處置后,可以再度流經池中循環利用。266公里寬的湘江衡陽段,其中有150公里是我國青、草、鰱、鳙四大家魚國家級種質資源保護區。“一個池子的產量大過一口魚塘。”衡陽市農業農村局總水產師段夙成講解,2019年,衡陽全市清退了近3萬平方米的養殖網箱,由此喪失的1萬噸養殖生產能力在未來一年就將被陸基養殖全部空缺,從而保證愛吃魚、不會做到魚的衡陽人“魚簍子”大大可供。

長江禁漁環保限養,魚從何來?——湖南漁場轉型見聞

“因為我把魚養在22米寬的水槽里,水流造就魚不時游動,像跑步一樣,所以大家都說道我飼的是‘滑行道魚’。”作為湖南省第一個使用這種方式養魚的人,邵東市九貝生態養殖場負責人李三明很是自豪地向記者講解,他在魚塘里共計鋪設了34條“滑行道”,通過電機掌控,可以調節水流的速度和大小,用來將魚群產生的糞污和飼料殘渣沖刷到與水槽尾部相連的集污區內,里面的污水經過兩個過濾器壩和沉淀池、曝氣池、凈化池等系統,可以再度利用。“‘滑行道’養殖的方式不僅可以確保魚群一直有一個身體健康的生長環境,而且在同等水域面積下,產量比過去多了一倍。”李三明說道,2019年漁場出產了150萬斤魚,占到到全市總產量的十分之一。57歲的盛國平來自岳陽市華容縣,在洞庭湖和長江捉了一輩子魚的他最近回到李三明的漁場工作。“洞庭湖和長江禁漁之后,家里的收益估算不會較少一大半。我到這里下班,不僅每個月可以獲得4000塊錢,還能自學先進設備的養殖模式,為以后自己創業做到打算。”盛國平說道。

長江禁漁環保限養,魚從何來?——湖南漁場轉型見聞

一些傳統楊家漁場也在大力尋求轉型。具有將近50年歷史的益陽市赫山區來儀湖漁場2017年拿走90畝水域面積,投放160萬元辟了一個大型養殖尾水處置系統,過去臭氣熏天、一片烏綠的漁場如今已顯得清新整潔。記者專訪時,正巧遇上漁場2019年最后一網起魚。新鮮鮮美的大白鰱在漁網中活蹦亂跳,漁民們把個頭嚴重不足的挑選出出來敲返魚塘,只剩的過秤裝車運往長沙。來儀湖漁場經理徐兆軍講解,漁場年產量從2016年的800噸提升到了2019年的1500噸,如今每天要向長沙和益陽市區供應1萬多斤魚。這些歸功于漁場和湖南省水科所、湖南農大等單位,在品種改良、飼料工藝提高、養殖模式和病害預防等方面積極開展的產學研合作。湖南省農業農村廳漁政漁業處長王元寶回應,依賴科技養魚,不僅轉變了過去污染輕、產量較低的老問題,還提高了魚的品質。漁業部門將大力引領和協助更加多漁場和漁民,朝著綠色生態的養殖模式轉型。
棋牌类手游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