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58443291

我們只用綠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廠,只為您的健康著想

高昂環境損害鑒定費,如何不“絆住”公益訴訟?

2020-07-27 04:34上一篇: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看望慰問曲格平、周生賢 |下一篇:沒有了

大自然之友團隊在云南曲靖鉻渣堆場檢測土壤重金屬污染 (大自然之友供圖/圖)365.8萬、192萬、70萬……高昂的環境傷害鑒定費的數字背后都是曾多次轟動一時的環境污染事件。環境傷害檢驗報告像供詞一樣早已變為“證據之王”,不一定是好事。案情不始 謂之的情況下,有地區早已使用專家開具專業意見的方式替代,效果也不俗。在剛過去的9·9公益日,環保的組織大自然之友再行一次給云南曲靖鉻渣污染案等公益訴訟案籌款,但最后籌款額不及目標一半。“這是大自然之友經歷的最艱苦的案子,幾經8年,仍在艱苦前進中。”籌款敘述甚有些悲情色彩。2011年,五千多噸重度化工廢料鉻渣被非法丟放,導致曲靖多個鄉鎮的積水潭遭鉻污染,威脅珠江源頭南盤江的水質安全性。大自然之友和重慶綠色志愿者聯合會對肇事者云南陸良化工實業有限公司駁回公益訴訟,淪為中國民間環保的組織公益訴訟“第一案”。8年過去,“第一案”仍未開庭,該案代理律師,北京市京倫律師事務所律師楊洋去過現場幾十次。2018年9月,她找到曾多次為掩飾鉻渣而用水泥路面鋪設的和平停車場,在水泥路面被撬掉后,熒光黃色的鉻渣又露出出來,仍然“觸目驚心”。訴訟進程較慢的攔路虎之一正是高昂的環境傷害鑒定費,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這筆錢必須原告,也即環保的組織提早撥付。365.8萬、192萬、70萬……高昂傷害鑒定費的數字背后都是曾多次轟動一時的環境污染事件:云南蘭坪鉛鋅案、被中央環保督察組嚴厲批評的廣西恭城海洋山非法礦業污染案,以及曲靖鉻渣案。籌款杯水車薪,穿過鑒定費的障礙迫在眉睫。檢驗成本高,案件耗時寬總結8年歷程,楊洋實在案情本身并不簡單,她在立案之初曾對時效性滿懷期望,“最慢兩年結案”。環境公益訴訟分成前期調研、立案、庭審、裁判和繼續執行幾個階段。在庭審階段,雙方必須互相交換證據,環境傷害檢驗就在此時展開。大自然之友法律總顧問劉金梅講解,環境傷害檢驗往往還包括定性和定量兩部分,定性是辨別責任主體和污染事實;定量則還包括污染范圍、污染程度,有可能必須重復、多次取樣,一般花錢最少的地方是定量和后期修繕方案的制訂。中華環保聯合會環境法律服務中心副主任魏哲也仔細觀察到,中華環保聯合會平均值每年大約有10起環境公益訴訟案件被法院法院,其中最少有一起案件因為檢驗問題卡住,主要是鑒定費問題。在各種類型的污染案件中,鑒定費最少的是土壤和地下水污染。楊洋舉例,比如做到土壤污染重金屬檢測,一項指標就要200-300元,檢測十個指標,有可能就低約3000元,如果一片污染區域按照40米×40米的網格布點,采樣的量是十分大的,較少則一兩百個,多則上千個。劉金梅也注意到,如果不還包括后期修繕必須耗時1-2年,土壤類環境公益訴訟廣泛必須3-5年,甚至更加幸。

高昂環境損害鑒定費,如何不“絆住”公益訴訟?

據她統計資料,大自然之友迄今為止駁回的42起案件中,36起被立案,其中6起與土壤涉及,除3起到時檢驗階段,其他都因環境傷害鑒定費衰退。2017年,中華環保聯合會對國電東北環保產業集團有限公司等駁回的環境公益訴訟中,指出被告方污水處理廠的污泥,在未獲得涉及審核申請及并未做到任何防滲處置的情況下必要灌入,總量大約為150萬噸,對周邊導致環境風險。目前該案經過一審、二審都被上訴,合議庭申請人已被最高人民法院法院。這起公益訴訟案件如果申請人檢驗,因為牽涉到面積甚廣、總量大,采樣點位多,魏哲預估“光是采樣檢測一項,費用有可能低約幾十萬元,如果牽涉到危險廢物甚至地下水污染,費用更高”。雖然曲靖鉻渣案也牽涉到地下水污染,但打一個監測井低于一萬元,還牽涉到大型機械設備進場費、取樣人員的費用等,費用太高忍受沒法,楊洋他們繼續退出了地下水檢驗。曲靖鉻渣案早期,因為國內檢驗機構較少,鑒定費堪稱“天價”,國內有檢驗資質的檢驗機構曾多次附上600萬元的價格。“關于鑒定費并沒統一的標準,我們基本沒議價能力。”專門從事公益訴訟的檢察官秦清(化名)說明,拿采樣來說,所取多、取少沒標準,成本大自然就減少很多。近年來,檢驗機構大大規范化,截至2018年底,全國經省級司法行政機關審查注冊的環境傷害司法鑒定機構為103家,鑒定人1900余名。這些機構有隸屬于政府部門的研究院所、司法鑒定機構、地質勘察院等,還有公司。“現在只是解決問題了第一步——檢驗機構的資質問題,真為要檢驗,先前還必須規范檢驗的技術標準、收費標準。”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教授竺效說。大自然之友團隊在蘭坪鉛鋅礦冶金一廠渣庫調研 (大自然之友供圖/圖)“再行檢驗后付費”2018年,在公益訴訟案件領域,全國檢察機關共計立案辦理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類案件59312件。但檢察院在駁回公益訴訟時,也曾為環境傷害鑒定費犯愁。多個訪談對象對南方周末記者講解,2018年,長江“明廢置行動”被總辦的案件里,一家地方檢察院必須繳納的鑒定費高達上千萬元,必要推展了“再行檢驗后付費”的政策實施。2019年1月,最高人民檢察院與生態環境部等九部委牽頭印發《關于在檢察公益訴訟中強化協作因應依法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意見》,明確提出檢察機關駁回公益訴訟時,可再行不預交鑒定費,待法院裁決后由敗訴方分擔。在對上述《意見》展開解釋時,最高檢等部門有關負責人就特別強調,檢驗機構較少、費用低、周期長已淪為制約檢察機關辦理環境污染案件的一個瓶頸。不過,這項意見只僅限于檢察院為主體駁回的公益訴訟,未提到民間機構。“從數量看,檢察院駁回的大部分是行政公益訴訟,由檢察院駁回的公益訴訟總數量也是高效率的。此外,檢驗的目的是證明行政機關否赴任,只要找到被污染了做到定性辨別才可,必須檢驗項目和所需花費也要較少得多。”秦清說道。楊洋也遇上過一次“再行檢驗后付費”的案例。大自然之友訴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石化分公司大氣污染案,總共耗時近三年,這也是她代理的9起環境公益訴訟案件中唯一結案的一起。這起案件中,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出面委托遼寧省環境科學研究院展開司法鑒定,檢驗機構并沒預先繳納費用,環保的組織也沒撥付,案件裁決后,84萬元鑒定費必要由被告轉交了檢驗機構。但這也許不具備可拷貝性。楊洋指出,檢驗機構不會評估風險——吉林石化被控告后態度大力,因此原告方勝訴可能性更高,鑒定費不至于落空。秦清也指出,“再行檢驗后付費”對公益的組織放松的可能性并不大,“檢驗機構是市場化運作,實行檢察院的‘再行檢驗后付費’都不更容易,必須司法部門作為行政機關借此協商動員。公益的組織駁回的民事類環境公益訴訟,環境傷害檢驗更加簡單,花費成本更高。”劉金梅講解,其他國家環境審判實踐中不存在“分階段裁判”的概念。第一階段審判再行定性,如果確認被告是責任主體,確認造成了環境傷害,則由雙方協商,被告分擔先前檢驗費用,再行展開定量的環境傷害檢驗。“在曲靖案、蘭坪案和恭城案中,定性都沒異議,盡管土壤污染防治法中確認了污染者責任,但在證據互相交換階段,污染者擔責怎么實施在舉證責任分配,還包括傷害檢驗費用的開銷上現在還沒過于多在司法實踐中的明確規定。”成立環境傷害檢驗基金解決問題高昂的環境傷害鑒定費,還有一種決心是成立基金。劉金梅、魏哲都對正式成立環境傷害檢驗基金有所期望。“之前一些案件裁決下來的替代性修繕費用,由權威的基金會統一管理,承托其他案件的檢驗支出。”魏哲說道。環境傷害檢驗基金在中國有數先例。2016年,中華環境保護基金會訴遷安碾一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大氣污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立案。這起案件合議庭成員前往北京,順利申請人到“環境傷害檢驗公益基金”10萬元資助,科全國首例,該基金由中華環境保護基金會發動。基金的申請人主體是法院和檢察院,中華環境保護基金會事業擴展部主任白香東講解,環保的組織可以跟法院交流,如果案件有價值,法院申請人沒障礙,就不會審核順利。曾有環保的組織尋找基金會,傳達過申請人意向,但白香東找到,上百萬元的檢驗費用早已遠超過了基金總額——這筆基金的成立,最初只僅限于6萬-12萬元的檢驗費用,雖然后來調整了下限,但最低縮也只有30萬元。在眾人顯然,環境傷害檢驗基金成立后最理想的是一個良性循環——有撥付、有歸還、有籌措,現實中卻很難構建。基金籌款來源,一方面是后期污染責任主體歸還,另一方面是大大籌措的新資金。“代價的傷害鑒定費有可能返回基金里,也有可能擊沉,大部分是擊沉的。”白香東說道,大部分再行撥付的鑒定費,被告都已倒閉或是個體戶,沒償付能力,基金會在前期評估時就早已考慮到大概率的沒償付能力,作好了打算。鑒定費和訴訟費對于環保的組織都是一份極大的壓力,有時公益的組織也不會自謀出路。比如中華環保聯合會曾多次申報了民政部的涉及法律服務項目,取得了一定資金,西部地區的兩起環境公益訴訟,支出中20萬元用作檢測費和鑒定費,10萬元用作律師費和訴訟費等,“多少能解決問題一部分鑒定費帶給的壓力。”魏哲說道。更加多時候,一些公益的組織迫使不得已不能有選擇性地駁回公益訴訟。

高昂環境損害鑒定費,如何不“絆住”公益訴訟?

“在控告前,可能會因為資金壓力,優先選擇證據堅實、檢驗比較非常簡單的,減少機構對自己分擔勝訴風險的有可能。如果可以預見案件必須做到檢驗,也要提早想到更加適合的檢驗方式。”魏哲說道。實質上,環境傷害檢驗并非環境公益訴訟案件的無以選項,但由于地方法院鮮有審理環境公益訴訟案件的經驗,往往倚賴檢驗機構開具的報告量刑。“法院更加偏向讓證據更加相同,這樣裁決一起也更容易。”秦清分析道。竺效分析,如果環境司法中,環境傷害檢驗報告像供詞一樣早已變為“證據之王”,不一定是好事。實質上,對于民事類環境糾紛案件,只有在原、被告雙方各執一詞時,這類有資質機構的檢驗才有一定適當。案情不簡單的情況下,有地區早已使用專家開具專業意見的方式替代,經濟成本低,效果也不俗。對曲靖案,楊洋的點子是能堅決就堅決,“早已八年了,我們不期望第十年還沒結果。
棋牌类手游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