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58443291

我們只用綠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廠,只為您的健康著想

若爾蓋的牦牛:一個關于濕地保護和文化存續的故事

2020-08-08 04:34上一篇:大力發展光伏!發改委提張家口首都“兩區”規劃 |下一篇:沒有了

濕地修繕讓牧民受益匪淺,但如何確認草原生態系統的畜牧承載力?若爾蓋草原上的牦牛。圖片來源:Michael Wong牦牛在這片終年大風的高原上悠哉游哉的生活著。有時一眼望見,我能看見上千頭牦牛。被藏民命為神鳥的黑頸鶴也在中國西部青藏高原的這片邊緣地帶繁衍生息。這里海拔3400米以上,是黃河的發源地,同時也是世界上僅次于的高山濕地之一。盡管這里的濕地修繕工作成績斐然,但除了牦牛和黑頸鶴這些見證者之外,少有人留意。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四川北部遼闊的若爾蓋草原上曾因錯誤的建議挖出了很多排水溝。如今,這些排水溝早已被填堵上了。

若爾蓋的牦牛:一個關于濕地保護和文化存續的故事

泥炭沼澤的“復濕”對大自然和牦牛牧民來說都是好消息。牦牛作為一種長毛耐旱動物,在這片并不宜居的土地上后代發展壯大,不僅為人類獲取牛奶、牛肉、牛皮,而且可以作為運輸工具,糞便也可用于燃料。但當地生態學家指出,目前,這一地區的牦牛數量過于多了。面臨城里人對牦牛產品的充沛市場需求,牧民不斷擴大養殖規模。可是,他們又被告訴為了保持草原的完全恢復,必需增加牦牛數量。當地政府的處境很錯綜復雜――既要確保若爾蓋的生態系統,又要讓西藏的牦牛文化延續下去。火車上攝制到的牦牛群。圖片來源: Yuriy Rzhemovskiy/Unsplash大干枯若爾蓋草原面積2.7萬平方公里,其中大部分是薄約10米的泥炭沼澤,這些沼澤為數百萬頭牦牛獲取著補給,對全國的水文也至關重要。若爾蓋草原泥炭沼澤坐落于長江和黃河這兩大河流的源頭,旱季時黃河上游45%的水都來自這里。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為了提升若爾蓋的畜牧能力,人們在這里挖溝灌溉,開溝約700多公里,造成若爾蓋沼澤地區的水位減少了近50%,給這個極大的天然水庫帶給了極大的威脅。這些排水溝引起了一場生態危機。隨著水位上升,繁茂的草原被旱生植物所占有,涌進排水溝的水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土壤侵蝕。草原上的17個湖泊中有6個幾乎干枯。這里的沼澤就像海綿一樣,過去仍然大大地給黃河獲取著平穩的給養,而后來顯得高峰期流量激增,關鍵的旱季流量卻增加了,從而給黃河兩岸華北糧食產地以后入海口的供水帶給了威脅。濕地大修繕由于擔憂再次發生水文災害,在總部坐落于荷蘭的“濕地國際”等國際環保的組織的勸諫下,中央政府開始插手草原管理工作。1999年,政府命令禁令更進一步灌溉,并成立了還包括若爾蓋國家自然保護區在內的5個自然保護區。負責管理這里大部分監管工作的四川濕地管理中心的顧海軍說道,2004年開始填堵排水溝后,若爾蓋草原漸漸變為了世界上僅次于的濕地完全恢復項目所在地,完全恢復高原濕地面積大約64平方公里。1月的若爾蓋之行讓我看見了許多順利修繕的區域。那些排水工程的小型水壩完全都被新的泥炭和及膝低的植被水淹,草原上僅次于的湖泊――花湖的面積早已增加一倍,約6.9平方公里。藏族人魯克(音譯)11年來仍然在國家自然保護區城主花湖。他在岸邊告訴他我,花湖新的綻放生機惹來了鳥類的重返,這里也日益淪為夏季旅游勝地。他還說道,夏季湖邊擠滿的200多種鳥類,最令人激動的是,其中黑頸鶴的數量占到全球總量的十分之一。若爾蓋自然保護區內的黑頸鶴。(圖片來源: Dave Curtis)魯克的主要任務就是維護在這里筑巢的數千對黑頸鶴。黑頸鶴早已淪為當地維護活動的標志。當地鄉鎮的很多建筑物都以其形象為裝飾,數量之多一點也遠不如當地大量的傳統天然標志物――牦牛角。以牦牛為中心的生態系統隨著工作的了解,國家自然保護區的工作人員稱之為,全面完全恢復若爾蓋必須的某種程度是堵住排水溝。雖然牧場狀況有所改善,但大家的觀點都很完全一致,那就是牦牛過于多了――目前的數量是50年前的4倍。問題是多少才算過于多?“這各不相同你回答誰,”陳海軍說道。一些環保主義者想要讓牦牛完全從這里消失。“保護區最初的點子是完全暫停耕種來維護這里的生物多樣性,”國家自然保護區副主任永秀(音譯)說道。但現在的點子又有所不同了。一項在200公頃的圍擋區內展開的為期3年的禁牧實驗指出,禁令耕種有可能不是準確的解決辦法。

若爾蓋的牦牛:一個關于濕地保護和文化存續的故事

圍擋區看上去很壯麗,即便在冬天也茂密了披堿草這樣矮小的草類,但它們擠占了矮小草、藥草和莎草的生長空間。其中,莎草常常被黑頸鶴用來筑巢。“我們必須牦牛來保持生物多樣性,”永秀總結說道。外國濕地生態學家回應回應尊重。德國格賴夫斯瓦爾德大學的漢斯.朱斯滕回應,生態系統不有可能返回沒牦牛之前的狀態。幾千年來的牦牛耕種和沖撞早已讓沼澤草原再次發生了不可逆轉的變化。結果是經常出現“一片被指出是美麗的大自然和文化遺產的新景觀……世界上最震撼人心的對外開放景觀之一”。“牦牛是藏人命之所系”目前保護區內每公頃土地上平均值有多達10頭牦牛和羊,是估算承載力的數倍。這一數字應當增加多少目前還沒答案。永秀說道,生態有可能不是唯一的決定因素,文化也很最重要。“牦牛是藏人的命,”她說道。“牦牛獲取了我們所需的一切。牦牛角是我們身份的象征物,是藏傳佛教的圣物。牦牛意味著地位,現在仍被視作財富的標志。”西藏的牦牛牧民。(圖片來源: Matt Ming)草原上的地方政府期望為牧民獲取其他生計,旅游就是其中之一。紅原縣有一個大型游客中心,每年8月都會舉行牦牛音樂節。這里曾是1935年紅軍長征路上一個最重要的落腳點,游客可以踏上瓦切濕地的木板路,沿著“紅軍長征體驗大道”走一遭。縣里還在沿路成立了一些攤位,牧民們可以在這里為游客獲取牦牛奶、騎馬等商品和服務。牧民還有機會淪為護林員。紅原縣雇用了1000多人,負責管理偵察找到草原上的入侵者、確保圍欄、以及照料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也在做到某種程度的事。我就遇上了一位護林員。尚特(音譯)是個地地道道的藏民,穿著御寒的傳統藏袍,外套的長袖子完全耳到地面,即便不戴著手套,雙手也會受凍。尚特說道他家還飼著50頭牦牛,但也提及他熱衷自己照料的野生動物:藏羚羊、在草從里嬉戲的幼狼以及在“他的”溪邊住著的6對黑頸鶴。往日不有可能輕來。現在大多數牧民都騎著摩托而不是馬去照料動物,寄居在城鎮邊緣的房子里,而不是帳篷里,他們的孩子不會上學,很多還上了大學。市場力量也是他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飼牦牛可以賺。一頭4歲的身體健康牦牛賣肉需要賺到約750美元。中國城市居民討厭髯牦牛肉和酸奶等乳制品,這些被指出是綠色有機食品。牧民最確切永秀堅信,修繕泥炭濕地的方法是沿襲和適應環境西藏的文化傳統。她說道:“我們必須在維護和生計之間獲得均衡,怎么構建牧民最確切。”長年專門從事該地區牧場管理研究的耶魯大學人類學者高煜芳說道,牧民給了他信心。

若爾蓋的牦牛:一個關于濕地保護和文化存續的故事

上世紀80年代政府實行農業集體化改革,若爾蓋草原上的耕種權下放在牧民個人。他們用圍欄把原本廣闊的草場變為了一個迷宮。但事實證明,這種作法讓草原深受其害。集體農業草原優化利用的方法早已遺失,高煜芳說道。我駕車穿越草原的時候,經常不會看見圍欄的兩邊,一旁因過度耕種而光禿禿的,另一邊卻牧草茵茵。這種隔絕對環境和牧民而言都沒意義。牧民們早已意識到這個問題,我遇上過好幾個牧民把牧群集中于一起,并且拆除圍欄。一些政府官員也反對這么做到,高煜芳說道。我離開了時,西藏的寒風越發凜冽。在黃河上游的圣地唐克附近,一群牦牛走到引發塵土飛揚,不遠處則有另一群在冰上踉蹌著捕食。一旁是豐沛的水源,一旁是大大迫近的沙漠,這種對比變得最為奇特。
棋牌类手游排行榜